首页 > 新闻 > 正文

小米密谋上市:从“潜伏”到“胜出”?

见证了太多旁人实现梦想的时刻,投资人出身的雷军的梦想也正在照进现实。若不是受梦想的感召,恐怕九年前已完成将金山软件成功带至港交所的他,也不会转投移动互

  见证了太多旁人实现梦想的时刻,投资人出身的雷军的梦想也正在照进现实。若不是受梦想的感召,恐怕九年前已完成将金山软件成功带至港交所的他,也不会转投移动互联网的创业大潮。若小米成功上市,雷军也算是实现了梦想,弥补了错失互联网黄金十年的遗憾。

  “小米最快将于5月初提交申请赴港上市。小米方面就中国版存托凭证(以下简称“CDR”)事宜与中信证券、华兴资本已经进行接触。”有接近小米高层的人士近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外资投行方面,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牵头主承。最新的估值预期仍在调整中。”而处于舆论漩涡中的各方均选择沉默以对。

  2010年,在苹果软硬件结合输出平台级产品的模式大获成功之际,当时成立不久的小米也只是追随者之一。如今,初具规模的只有小米。而不甘于将自身定位于硬件企业的小米近年又迫不及待地为自己披上物联网(以下简称“IOT”)的外衣。

  “小米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小米称,以硬件为抓手,提升产品性价比,打造自有产品供应链体系,形成IOT生态体系圈,来构筑小米“IOT硬件+新零售渠道+互联网服务”的“护城河”。只是在IOT概念大行其道的当下,潜伏良久的小米能否胜出?

  上市那层“窗户纸”

  面对上市这层业界认为一捅就破的“窗户纸”,小米仍选择沉默以对。持同样态度的还有曾操盘数桩互联网并购案的“独角兽猎人”华兴资本。

  几位小米内部人士均以“消息太过敏感”为由婉拒谈及上市话题。“小米是一家非上市公司,我们未曾对外公布过估值等信息。”另一小米人士否认了外界关于公司按950亿美元估值回购员工股权的传言。

  但另有交易人士透露,“在2018年元旦前后,圈内就听闻摩根士丹利入围外资投行主承销商之列。”

  本报记者也注意到,摩根士丹利、高盛与小米并非毫无交集。小米于2014年12月进行的E轮融资由All-StarsInvestment领投。而多方信息均显示,该基金的管理合伙人为季卫东、傅明侠。“季、傅等团队成员基本都有摩根士坦利、高盛等多年投资经验,且互联网、消费品等行业资源活络。”上述交易人士称,两大国际投行入围或与季、傅等融资方牵线搭桥有关。

  上述E轮融资也是小米为外界所知的最后一轮融资。彼时,完成11亿美元融资额度的小米估值高达450亿美元。相较2010年首轮2.5亿美元估值,放大了180倍。

  有业内人士介绍,私募基金出于投资回报、风险可控等综合因素考虑,通常会“巧妙”选取退出节点。“3+2”“5+2”属于私募基金倾向选择的退出时间点。“距离小米A轮融资差不多也7年,2018年属投资基金退出的合适时间节点。”沃坦资本合伙人杨光等人士称,综合股东权益最大化、TMT板块估值整体处于确定性“乐观区间”等因素来看,小米近期屡被“猜疑”密谋上市的确有比较充分的理由。

  小米上市预期增强的另一推断来自于雷军的系列言论。早在2016年,雷军还对外提及“五年内不上市”。然而,时至2017年,雷军被再次问及上市时间表之际,以“会在业务比较舒服的时候IPO。”2017年11月,雷军宣布,小米手机销量重回全球前五,提前两个月完成千亿元销售目标并跃居印度市场销量榜首位。据IDC数据显示,在全球手机市场出货量2017年同比下滑 0.5% 情况下,小米年出货量却同比增长74.5%至9240万台。

  小米手机的这种强势复苏态势也被业内视为“恰处于稳中向好的上升预期通道中,可以给资本市场打开想象力的‘窗户’。”同时,雷军于2017、2018年先后卸任欢聚时代、猎豹移动董事长席位等也被解读为减少关联职务,便利于上市事宜的配合性举措。面对外部解读信息,小米官方并未予以表态。

  估值分歧

  与上市预期显著增强一样,有机构人士对于小米的上市路径也给出了研判。美股、H股、A股、A+H股、红筹+CDR被视为五种主要的上市途径。不少机构人士在接受采访之时均认为红筹+CDR当前最具落地可行性。

  尽管此前已有阿里巴巴、百度、京东等赴美上市,但业内认为中美贸易关系不确定性预期增强、美股信用尽调等制度严苛,赴美上市于存在专利掣肘的小米来说或将是考验。而迄今,小米未公布公司架构消息。但业内人士认为小米属VIE架构的公司。这类架构公司短期内登陆A股或者实行A+H股均将面临拆解架构或者回购海外股以代持等事宜。

  相较之下,港交所于2017年底进行同股不同权等系列改革,直指丰富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路径。国际地产资管公司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表示,“同股不同权可以保证创始人不会因股权份额稀释而丢失对公司的控制权并避免了拆解VIE架构的困扰。”而此前的3月,内地也将CDR明确为独角兽上市支持路径。“待到CDR配套政策和市场环境趋稳之后,小米可再通过CDR机制在内地上市。”广东煜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国平称,先选择港股上市再发行CDR契合小米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原则。

  与小米上市预期强烈相伴的是小米的估值区间争议。此前,业内给出了500亿美元、1000亿美元、2000亿美元等估值版本。市场还盛传一份涵盖收入、利润、用户、估值、市值数据等核心信息的小米Pre-IPO融资推介材料。

  尽管小米回以“我们从未对外发布这类资料”,但数位曾查阅过该资料的业内人士均直言,“数据还是极具合理性和参考价值。”

  有媒体报道称,小米2017年预计收入176亿美元,这与小米官方称小米2017年10月已提前完成1000亿元的销售目标可谓是相差不远。对于所提及的小米2017年预计可实现净利润75.82亿元,利润率6.5%这一水准,也契合业内对其2017年度净利润10亿美元的大致预期。

  据本报记者了解,业内围绕小米估值分歧的关键在于投资人对小米的估值模型,是基于手机等硬件厂商的模式,还是将其作为IOT科技型公司来看待。

  部分人士认为,生态光环加持下的小米与苹果表现出了高相似度。小米于2013年开始布局IOT生态链,其以手机为内核,通过向外扩展手环、耳机、手机壳等手机周边产品,实现第一圈层产品的布局;再借助空气净化器、电饭煲、平衡机等实现第二圈层智能硬件产品的落地;而后再着眼消费升级的生活耗材扩围。若参照苹果20倍左右的市盈率做粗略估算,小米估值也仅停留于200亿美元左右。

  小米方面并不满于自身被定义为“类苹果”,“小米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据小米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有8500万IOT联网设备服务“米粉”,小米生态链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硬件IOT平台。若将小米对标雷军所看好的“互联网+”零售巨头Costco,小米的估值也仅停留于300亿美元上下。若将其对标过去一年国内估值最高的科技类公司腾讯,以60倍上下的市盈率做粗略测算,小米的估值仅停留于600亿美元上下。

  “1000亿美元估值对应的是100倍左右的市盈率。即便是腾讯这类具社交媒体想象空间的科技巨头尚难以支撑这一估值空间。”吴国平等数位人士均表示,小米1000亿美元估值存泡沫,属估值上限。

>
延伸 · 阅读

中铁中基用辉腾金控、天辰金融、悟金藏这几个平台都是

中铁中基用辉腾金控、天辰金融、悟金藏这几个平台都是吸人血的平台,骗子...

拉拉财富跑路后控股股东中铁中基,又开平台圈钱名字是

拉拉财富跑路后控股股东中铁中基,又开平台圈钱名字是辉腾金控...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