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如何精准理解刘鹤在达沃斯的演讲?

如何精准理解刘鹤在达沃斯的演讲?_融之友_新浪博客,融之友,

如何精准理解刘鹤在达沃斯的演讲?

全世界都在聆听刘鹤在达沃斯的演讲,因为他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改革顶层设计的灵魂人物,从幕后走向台前。

不仅全世界在聆听刘鹤,中国的投资者们,包括老朴,也在期待他的信号。2018年金融秩序的严厉整治,让谨慎的投资者们对年初A股的上涨行情有些看不懂了(现实的投资者们拉低了对刘鹤的认识高度,对不起)。

老朴曾详细研究过刘鹤历年来公开发表的文章和谈话,更能从这次刘鹤的讲话中,读出相同与不同。

凡事就怕认真二字,特别当遇到认真的投资者。呵呵。

一,刘鹤对中国经济发展阶段的认识,已经发生根本性转变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发生后,国内无论政界企界学术界,普遍认为已经持续了20年的高增长,必不能再持续。管理世界杂志社因此召开了“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学术研讨会,并随后将刘鹤,易纲,宋国青,樊纲,王小鲁,张平等人的工作论文,发表在2017年第一期杂志上。

刘鹤当时还是国家信息中心主任,他的文章名为《对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两个观念的澄清》。通篇文章只有一页,没有任何数字或表格,但其论断在之后二十年,基本证实。

刘鹤在开头态度就非常明确,中国的长期高增长仍然可持续!这观点在当时,曲高和寡,风险极高。尽管今天回头看确实如此。

“有人认为,增长不重要,效益和质量才重要,这种说法实际在犯逻辑错误:在一个买方市场已经出现的经济中,高速增长必须以质量和效益为前提。对此,这里不再做具体解释”。很简洁,很霸气,针对的是易纲(时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其文章紧随刘鹤之后,名为《中国经济增长应该强调质量》)。老朴反复研读,认为刘鹤文章中的潜台词,就是增长对于当时的中国最重要,效益和质量推后。

例如,刘鹤当时就认为,把”高新技术产业视为拉动国民经济的增长点似乎也勉强。真正的增长点应是全面推进城市化进程,使29%的城市化率追赶上50%之高的工业化率“,”城市化是拓展中国制造业生产能力的真正物理平台“,可以让传统的制造业在城市化这波浪潮中顺利获得新生。这是刘鹤对当时中国的清醒认识,不盲从所谓的高科技,认识到中国的发展来要来自于制造业的扩张,而扩张的平台是城市化。这是脚踏实地的态度。

刘鹤在文章中,还有着非常清醒的危机意识:“我们必须深刻认识到,如果中国经济不抓住增长的好机会,在人口老龄化社会到来之前尽可能快地解决结构性改革的历史任务,就可能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机会了”。恐怕也正是这种意识的存在,促使了今天强有力的去产能,去杠杆。

在这篇文章的最后一段,刘鹤也谈到了新兴的互联网,批判了大部分专家对这种”网络型微机“的漠视,文章最后一句,他说”创新是高于一般经济道理的大道理,如果对此有怀疑,建议拜读《大国的兴衰》“。

这是刘鹤20年前的文章,他坚定认为1998年中国的衰退,不过是一个经济短周期,不影响中国的长期持续增长。而且,他认为对于当时的中国,基于大规模城市化的制造业扩张,比发展高科技更重要。

20年前,刘鹤认为中国要解决的问题,是增长。相信他这充满智慧和务实的观点,是最终能成为最高智囊的关键。

昨天,刘鹤在达沃斯年会上的发言,说的却是质量。这是他认为中国今天要解决的问题,相信这也代表决策者。

未来中国经济政策的顶层设计,就是”一个总要求,一条主线,三大攻坚战“。这个总要求,就是把高增长转为高质量。中国的人均收入要从8000美元迈向1万美元了,总量增长带来的边际效益已经不明显,因此需要进行结构优化。

从20年前的总量扩张,到20年后的质量发展,这是一个根本性的转变!而且”今后几年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结构政策,改革政策,社会政策都将围绕这个总要求展开“。

有人会说,咱们小屁民,知道了这个转变又怎样?知道了这个总要求又怎样?

当然不一样!了解了这个总要求,了解了这个总需求的历史变化过程,我们就更知道,未来中国资本市场的领头羊,极可能是从人工智能,芯片设计,科技金融,文化教育等领域产生,而绝不会是茅台。

当然,中国未来也极可能出现一个创新型的资本市场,看你怎么理解。

二,刘鹤供给侧改革路线图,与他对两次大危机的研究密不可分

曾经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以研究1929年大萧条闻名。也正因为如此,他在2008年危机出现后,立即推出了“量化宽松”。

刘鹤比伯南克幸福,他可以研究两次大危机,既有1929年危机,也有2008年危机。他作为主笔人,组织了两次大危机的比较研究,论文发表于2012年,并因此获得孙冶方经济学奖。顺便说一句,他当时已经升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办公室副主任。

在比较中,刘鹤得出两次危机的10大共同点。其中几点与中国目前执行的供给侧改革,高度相关:

1,两次危机爆发前,都发生了重大的技术革命,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经济繁荣,政府都采取了极其放任自流的经济政策;

2,收入分配差距过大是爆发危机的前兆,而且在危机爆发后,决策者总是面临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经济问题政治化三大挑战;

3,两次危机前,货币政策都过于宽松,经济泡沫恶性膨胀。股市泡沫使大众心理处于极端的投机状态,人类本性中的贪婪和健忘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4,危机在完成自我延伸的逻辑之前,不可轻言复苏。

为什么在三大攻坚战中,要把”精准扶贫“作为其一?因为收入分配差距过大,往往是造成危机的前兆。而且在危机演化的过程中,不满极易发展成为民粹主义,迫使政府行为趋于保守和短期。

为什么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为攻坚战?因为放任的经济政策,宽松的监管和膨胀的货币,极可能促发资产泡沫。因此要竭力避免中国走向一种过度负债型经济,把宏观杠杆率控制住,解决银行理财产品的”庞氏骗局“和地方债的”庞氏骗局“。

刘鹤1992年到1995年期间,曾先后在美国Seton Hall大学和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学习(这也是他任职国家计委期间),他见过里根供给经济学给美国带来的巨大繁荣,因此提出供给侧改革的主张,并不意外。

今天中国资本市场的向好,与2016年开始的去产能,去库存,存在因果关系。刘鹤在达沃斯会议上列举,中国减少钢铁产能1.15亿吨,减少煤炭产能5亿吨,市场出清调整了供求关系。

>
延伸 · 阅读

安徽合肥龙图物流诈骗巨额货款跑路 1300多家受害商户

“龙图物流,还我血汗钱”,来自安徽各地的百余名商户在合肥冒雪维权。他们手拿“奸商...

《环境污染了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心的污染》――白岩

绝大部分在校受过心灵伤害的学生不会采取过激行为,只是,他会把这种伤害埋藏在心灵深...

标签 融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