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我躺在冰冷的病床上,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知道又一个春节即将来临。远山在飞舞的雪花中一片迷朦,就如我此刻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在何处?生命中的苦难,

  我躺在冰冷的病床上,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知道又一个春节即将来临。远山在飞舞的雪花中一片迷朦,就如我此刻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在何处?生命中的苦难,迷茫,困惑,生活中的疾病,贫困,艰苦像一座座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原本残缺的生命已无法托起生命之重!

  我叫任玉春,是川西北崇山峻岭中一个小镇上老实本份的农民,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打工能多挣点钱,好让孩子们有一个衣食无忧的生活,一家人平平安安地过日子。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3年十月的时候身体感觉极度不舒服,去医院检查,确诊为尿毒症晚期,倾刻间感觉天塌地陷,生活陷入极端的恐惧之中。我患上了这种病,不但丧失了工作能力,长期以来的治疗费用如何负担得起。看到老婆成天以泪洗面,我心如刀割,感到生无可恋,决定放弃治疗,或许能让家人能好过些。

  就在我决意结束自己短暂的四十一岁的生命的时候,我在成都工作的朋友反反复复劝我,说国家现在的政策好,不会放弃象我这样身患重病而又无钱医治的患者,让我要坚强地活下来。听到他说的话,我心中又燃起活下去的希望。于是收拾起悲伤的心情,踏上了漫漫的求医之路…

  春去秋来,从2013年到今年2018年,整整四年,我从希望到失望,从失望到希望,我关注着国家精准扶贫的政策,总盼望着国家的关怀能温暖我这样困难的家庭,能把我们这样的家庭纳入扶贫范畴,能让我的孩子能顺利完成大学学业,这是我今生最大的心愿了!可一次次的等待,换来的是失望,我也多次询问村委会,可他们的答复如教科书式的标准:你家的情况不符合贫困条件。我感到十分不解,象我这样的家庭不符合条件,那些比我情况好的咋又纳入贫困户呢?我生病丧失劳动能力已经四年,家里还有双目失明的老母亲,一个正上大学的儿子,这样一个贫困交加的家庭如果不符合条件,什么样的家庭能符合呢?我带着这样的疑问找到了可敬的盐亭县政府,接待我的是农办一位杜姓官员,脸上带着标准的微笑,当听说我反应的情况后,一脸温和的笑容背后,掩饰不住明显的虚伪:你反应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但这种情况你最好还是回去找你们的乡政府,让他们给你解决。无奈之下,我又拖着残病的身体,回到宗海乡政府,找到宗海乡政府张书记,张书记倒没了虚假的笑容,一脸严肃的脸上架了一付眼镜,厚厚的镜片无法遮挡住冰冷的目光,当耐心地听完我的情况后,非常专业地回答我:你的情况来看确实不容易,但是已经过了贫困户申报期,现时是贫困户脱贫期,贫困户建挡工作已经停止了。我瞬间仿佛跌落无底的深渊,一种深深的绝望漫延我的心底,四年了,整整四年,我渴望国家的政策愈来愈好,我希望政府的关怀能减轻我肩负的经济负担,我希望给孩子一个上完大学的机会。看来一切都成了泡影,四年来的等待,四年的希望,被亲爱的父母官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彻底破灭。我不知道我今后的生活何去何从?我高额的医疗费用,儿子上学的生活书学费,双目失明的母亲何以为生?

  贫困交加的生活像一座座大山压得原本脆弱的我喘不过气来,残病的我也无力承受这沉重打击,疾病的折磨,经钱的压力,我也无法托起生命之重!望着窗外迷茫的远山,绝望如这漫天飞舞的雪花,无处不在!或许是该离去了,或许只能离去,或许只有我的离去,才能让家人喘过气来,或许只有我的离去才能让儿子上完大学!如果我的离去,能唤醒人们沉睡的良知,如果我的离去能让我们敬爱的父母官明白肩上的责任,多点时间关心如我般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弱者,我想我卑微的生命的付出也就值了!

  永別了!生我养我的土地!
  永別了!我伟大的祖国!
  永別了!我敬爱的党!
  永别了!我亲爱的亲人,愿您们永远没有灾难,没有贫穷,平安幸福!

>
延伸 · 阅读

《环境污染了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心的污染》――白岩

绝大部分在校受过心灵伤害的学生不会采取过激行为,只是,他会把这种伤害埋藏在心灵深...

看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四师是怎样处理信访人的?

转帖:该帖在凯迪律师之窗已点击11万...

相关文章